常听人说:“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。”
这世上大概有趣的灵魂太少了吧!
有趣的灵魂能让你随时感到无比轻松自在,有趣的灵魂能让你觉得世界满是暖暖的,有趣的灵魂能让你感受到满满的正能量。


苏东坡:
就是那个唱出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豪放词人;

就是那个写出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的痴情男子;

就是那个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”的画家;

就是那个说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,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的生活哲人;

就是那个因才华惹了祸,从黄州贬到惠州,最后到海南岛,写出“心如已灰之木,身似不系之舟。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”的潦倒官员…
作家方方说:“能成为世上第一个阅读苏东坡诗文的人,能一天到晚听到苏东坡谈笑风生的人,该是怎样的幸福!”
看看苏东坡,他有怎样的有趣灵魂呢?
是在厄运面前不悲观,懂幽默,睡得好,吃得好,玩得好。面对恶人,不记仇、看得破、心宽广。
他欣赏美景,乐山乐水,琴棋书画、禅佛儒道样样精通。
他是文艺青年,吟诗作画,偶尔算算星座,做做梦,发点感慨。


01
快乐是一种能力,更是一种力量。
苏东坡在湖州的时候,因为作诗被逮捕入天牢,就是历史上的“乌台诗案”。
妻子和儿女送他出门,都大哭。
他没有话说,只好回头对妻子说:
“你难道不能像杨朴的妻子一样,也作一首诗送给我?”
妻子破涕为笑,他才从家里出来。
别人是不愿意去做官,吟出这首好玩的诗,而苏东坡是去做大牢,很可能命都没了。
他却能说出这么逗的话。
苏东坡真是个乐天派,从骨子里来的幽默,让他无论何地都能让人快乐,这种快乐真是种能力。
这种快乐的能力一直伴随着苏东坡渡过那些谪贬失意的岁月。
他抖落身上的痛苦,用我行我素的快乐来反抗这世界。


02
在世俗的生活中,享受人生的快乐。
苏东坡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吃货。
他所贪食的美味都不是所谓的山珍海味。
在黄州,他把“价钱如泥土”“贵者不肯吃,贫者不解煮”的猪肉经过加工,做成了色、香、味俱全的“东坡肉”,轰动一时。
为此,他还写了一篇《猪肉颂》,讲述了“东坡肉”的烧制过程:
“净洗铛,少着水,柴头罨烟焰不起。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”
传说苏东坡以龙图阁学士知杭州,疏浚西湖,老百姓为了答谢他,送来许多猪肉美酒。他让厨师将猪肉烧好后,连酒一起送给百姓,厨师把“连酒一起适”错领会成“连酒一起烧”,烧成了带有酒味的红烧肉,却出奇地更加香酥味美。
从此“东坡肉”遂广为流传,成为杭州名菜。
还有“东坡肘子”“东坡鱼””东坡饼”,都是他的首创。


03
温暖宽容与世界温柔相拥。
“我上可以陪玉皇大帝,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,天下无一个不好人”
苏东坡热爱生活,喜欢与人交往,朋友遍及天下。
他一生没有一个私敌。对那些排挤过他、迫害过他的人,他依然真诚相待。
来说说那个王安石。
在神宗皇帝的支持下,王安石拿出“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”的勇气,铁了心要变法。
苏东坡反对变法,认为新法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,由此得罪了一批王安石变法的追随者。
他先是被排挤出京城,后来更因写诗讽刺新法而锒铛入狱。
人们据此以为苏东坡会记恨王安石,其实不然。
苏东坡是君子,他与王安石争的是“义”,不是“利”,抛开政见,他对王安石的道德文章十分欣赏。
在黄州贬谪期满后,苏东坡曾特意去南京看望已赋闲在家的王安石。
彷佛没有政治对立,彷佛没有“乌台诗案”,彷佛没有黄州的五年贬谪——两人谈古论今,相见甚欢。
苏东坡甚至有在金陵买田、陪王安石“老于钟山之下”的念头,感叹“从公已觉十年迟”。


04
把粗糙的生活过成诗一样的日子。
诗人就是诗人,会过小资的日子。吟诗作画,喝茶酿酒,谈道谈禅,喜欢做做梦,也相信星座。
苏东坡对茶可谓一往情深。
他认为茶可以解除烦恼,使人心情舒畅。他说饮茶是人间最有味道的事——“人间有味是清欢!”
他诗词中提到辨茶、煎茶、饮茶的不下百余篇,对茶(包括煎茶用水)的功效、美感论述极详。
他可不是普通饮茶的茶客,本人还亲自种茶、采茶呢!
苏东坡是生活诗意化的人。
他自己造房子,在黄州的东坡边建造了一所供朋友们聚会的房子。
因为是在大雪中落成,所以取名为“雪堂”。
苏东坡偶尔也发发感慨,他相信星座说。
苏轼在多篇诗文中透露,他和韩愈的星座相同,都是摩羯座。
在古代,摩羯座是一个不好的星座。
这个星座的人,必然是厄运连连,无辜遭诽谤。
相比韩愈,苏轼的遭遇更惨,官位比不上韩愈,却多次被贬到偏远之地,甚至身陷囹圄,差点被杀。
苏轼将自己和韩愈的悲惨遭遇归咎于星座,认为人的命运是天定的,显然也是开脱之辞。
他还说他的朋友马梦得也是摩羯座,又故意嘲笑马的命理比他还要倒霉。
看来,苏东坡也会来点小伤感,相信命运,无可奈何。


苏东坡就是这样一个灵魂有趣的人,你也许会埋怨生活让灵性蒙上灰尘,繁忙让大脑钝化,金钱让人心异化。
学学苏东坡对生活的持久热情吧!
生活无论多么得意和困窘,他都满怀希望地做自己,经营自己的那份自在与淡定。